C大调

每次想要单单写写关于C的文章,总有一种无从下笔的感觉,就好像有千百个念头在脑海中毫无章法地狂涌着,也正因为如此,反倒成了一片空白。若是强迫自己下笔,又无法表达好心底的千言万语,通常都是写了就划掉,埋头一个晚上的结果往往是一篓子划得乱七八糟揉得皱皱巴巴的信纸。C,是你让我犯下浪费纸张的罪大恶行,你真坏。 所以,即使至今为止我的很多文章都浮现着C的影子,小说,散文,甚至书评和影评,但都只是局限于只言片语,像蜻蜓点水,一笔带过,也只有这样方才下得了笔去描绘这个占据了我三分之一精魂的女子。而这一次,我下了很大的决心要以浓墨重彩去渲染C,就算是把字典般厚的笔记本浪费掉也在所不惜。 有人说过,音乐是虚化的文学。于是我就为这篇散文起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古怪的名字。我笔下的C大调,是专属于C的浪漫主义音乐,梦幻,不急不缓,细腻,柔软,缠绵。我想用自己的笔水,为正在一步步走向西边云海深处的C,描上彩虹的纱衣,佩上星光的耳坠,戴上花瓣露珠的戒指以及大海串成的念珠,让她一身美丽地在离开这个对于她来说浮光掠影的世界之前,给时光的树轮镂下精致深刻的花纹。 二 与C相识已经有五年多了,我们当初恋爱是一拍即合的,也就是说,不知不觉间我和C一起走过的日子就快踏入六年的门槛了。在这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在一次次等待C回来这个城市的过程中,昔日那间让我和C相遇的小型KTV早在四年前因为经营不善而拆除了,我是亲眼见证它在巨大的机械轰鸣中像被打败般颓然倒下的,然后又看着原地建起了一个商场,那个商场有一个年轻漂亮的收银员,每次找零钱时脸上都带着迷人的微笑,我总是会忍不住用眼角偷偷瞧她,后来商场在金融危机的海啸中没能幸免,于是就成了现在的冷饮店,二十元一杯的CappuccinoCoffee,C每次回来都要亲自去喝。其实那间冷饮店的Cappuccino并不正宗,第一口下去只能品尝到鲜奶泡沫破裂后浓郁的咖啡豆苦涩,缺少了随后而来的隽永的香醇。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杯杯不正宗的Cappuccino,似乎预示着我和C在披荆斩棘和跋山涉水后也走不到海枯石烂的时空尽头。 我一直很奇怪C为什么非得到那间冷饮店喝Cappuccino。 C说,这里是我们相遇的地方,每次到这里我都会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我们的相遇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是得到上天眷顾的,所以哪怕是海田变迁,所有情侣都走散了,上帝也一定会让我们在这里重逢,手牵手继续走下去,所以对于分离,我们无须担心。 于是我说,那以后等我赚到钱了,就把这块地皮买下来,空着,只在上面竖一块小木牌,写上属于你的我的初遇。 实际上我和C已经分离过很多次了。在我和我们的朋友的印象里,C就是一个旅行者,背着巨大的画板在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独自行走,就好像一阵不羁的风,辗转流离,无家可归般。不羁意味着不会被任何东西羁留住脚步。我不会去强迫她永远逗留在我的左右,即使我想,即使她会。爱她,就给她自由飞翔的天空,这是至理名言。尊重她,她才会对你死心塌地,这也是至理名言。 实际上C也为我改变了许多,在认识我之前,她是非常不羁,认识我之后,她只是不羁,这是有区别的,比如她旧时一个季节才回来这个城市一次,而现在则缩短到一个月,每次风尘仆仆地回来后还会吐着舌头怯怯地对我说对不起,好像生怕我埋怨她离开了这么久,只有这时她才是那个符合实际年龄的小女生。 C根本就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在我们的老地方等她回来,就算被人嗤笑成傻子行为,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康德说,痛苦就是离开原地。我不在原地等C的话,痛苦的反而是我了。 C说,如果有朝一日你不在老地方等我了,也许那才是真正的痛苦。我跟她说,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想去任性就去任性,累了就回来,我一定在。 三 四季究竟是怎样的? 春天是一幅印象派的油画,光芒与色泽的运用恰到好处,裱起来挂在罗浮宫的墙壁上,就成了无数富豪千金难买的心头好;夏天是一首热情洋溢的诗歌,帅气的男生面对着蔚蓝无垠的大海大声朗诵,漂亮的女生坐在柔软的沙子上安静地听着,脸颊微微红了,湿润的海风仿佛蜜糖一样鼓过来;秋天当然是音乐了,那支年代久远的歌,我们曾经一起听过,而现在,我只能用歌声去抚摸过去了的某段时光,用思念来埋葬那深深的,深深的容颜;冬天是冰雕,僵硬,冷漠,面无表情,看上去是那么无情,仿佛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但实际上,他是有爱的,他坚强的盔甲里面是柔肠百转,他爱着的是高高在上的阳光,你难道没有看见他为了接受阳光的亲吻而不畏死亡,你难道没有看见他在死亡之前流了一地不舍的泪? 春天是你看见那个人时心底怒放的万紫千红,温柔的风像情人的手指,一寸一寸抚过;夏天是某人眯起眼睛的微笑,阳光仿佛瀑布般自完美的三十度嘴角倾泻下来,汤水一样在地上漫了开来;秋天是离开时显得单薄的背影,你走着走着,忽然望了一眼头顶上方蓝得像忧伤般纯粹的天空,终于忍不住回首,可是街尾的转角处早已没有了你爱的人;冬天是一个人的孤独,是一个人起床,一个人吃早餐,一个人跑到人来人往的商业街购物,然后拎着几大袋衣服站在红灯前,一个人默数着等待绿灯的到来,是一个人压马路,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买来雪糕,一个人独自品尝那甜蜜,是一个人回家、洗澡、看电视,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床道声晚安,最后一个人抱着自己度过漫长而孤独的冬眠。 春天是早上,夏天是正午,秋天是黄昏,冬天是凌晨。 春天是牵你,夏天是吻你,秋天是想你,冬天是等你。 是因为C,被困在学校围城的我才会对春去秋来、夏至冬败异常敏感,即使只能仰望着方方正正的四角天空,也会被四季交替的春花秋月、夏雨冬雪的美丽与忧伤摇曳着全身的感官。我每天捻着手指计算时间的流逝,默默数着C离开了多久,猜测她现在在哪个城市的蓝天白云下,揣度她会在什么时候招呼也不打就回来了,给我一个生日礼物般的小惊喜,然后又想知道她会给我带回什么样的礼物,抑或只是两手空空地站在我面前,然后诡笑着踮起脚尖在我嘴唇上留下淡淡的纪念。 有些时候我也会胡思乱想,想到C如果不回来了的话,我会变成一个疯子,疯狂地想她,想她想到一年四季也会颠倒过来,想她想到再也不敢想起她,想她想到被人带进精神病院然后又被里面另一个自称在梦中接到上帝的神圣意旨的疯子代表月亮消灭掉。不要怪我的想法太过天马行空,疯了一样杞人忧天的大有人在,我又不是唯一的一个,即使如莎士比亚这样光芒万丈的伟大人物也曾经说过,爱情不过一场疯。 不过幸好我的胡思乱想从来没有实现过。我也相信C不会不回来,相信C不会把我留在这座无主孤城,让我一个人在肆虐的暴风雪中瑟瑟发抖,可怜兮兮。因为C曾经一脸严肃地跟我说过旅行的意义。她说,旅行的意义,是无论我走过多少地方,你依旧在这个老地方等我回来;是你等我回来时许愿的花灯顺流而去,每一瓣上都写着我的名字;是我最终都会回到你身边,我们在一起,一起行走,一起停留,然后永远都不再分离。 四 C是个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女孩子,所以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坚强得多,也比一般的女孩子对爱情更加不信任。她的父母在她刚出生不久就离婚了,原因是C不是个男丁,无法传宗接代。那个被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紧紧攥住了脑袋的负心汉不辞而别一走了之以后,把一岁大的C留给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这些都是C在我们一起共度的第三个情人节时亲自告诉我的,而这些向来都是她讳莫如深的不为人知的心事。 C说,我妈妈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这么多年来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毫无怨言,或许含辛茹苦这个成语我用得比较俗气,不足以表明她的伟大,但她的伟大是毋庸质疑的,至少对于我来说,她像神明般普照着我的整个世界,给我希望,光明,温暖,还有感动。这么多年以来,一切家里的琐碎事情都是由她一手包办,不单单洗衣服、做饭这类女人常做的家务,还包括修水管、换灯泡。 我笑着说,还好,修水管和换灯泡这些事情我还是会做的,以后你不用做。 C也没说什么,从包里拿出一张打印纸,压在我面前,用一种命令式的语气说,签了吧。我疑惑地将打印纸拿过来看了一遍,是一份DIY的爱情协定,只有简单直接的寥寥几条。我故意读了出来:我要牵着你的手,你不能只给我肩膀;我要紧紧拥抱你,你不能只牵牵我的手;我要你热情的亲吻,你不能只顾着自己呼吸;我要和你在一起,你不能随便说分离。读完,我打趣道,最后一条才是你最看重的吧。C不置可否。 我在协定下面的空白位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C并不见得有多么开心,反而轻轻叹了口气,似吹落一片秋天的枯叶。我问,怎么了,我不是已经签了么。C凝视着我的眼睛,仿佛要看穿我的心思一样,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一去不返了,你会怎样。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对你恨之入骨,找个女人结婚,保持对你的爱,却又不再爱你。C没有恼怒,淡淡一笑,说,果不其然的回答啊。我问你失望吗,C摇头,我们又不是什么伟人,哪可以要求你真的为了等我而一生不娶呢,换了我,如果你人间蒸发了,一两年还好,若是十年杳无音讯,我肯定也会移情别恋的,这很现实,这才是现实,根本不存在那么多浪漫得虚假的情节。 我轻轻揽过C,让她找到合适的位置枕着我的肩窝。我说,放心吧,只要不是你抛弃我,我绝对不会突然之间消失掉的,我刚才不是签了协定了吗,那儿的最后一条不就是你不说分手我不能离开你吗。C说,所谓协定,不过是形式罢了,上面所写的承诺不就是靠着爱才能执行的么,假如两个人之间没有了爱,那不都成了一纸空文,就像那些誓言,甚至还有法律认定的夫妻关系,若没有了爱情的维系,不就是随意可以违背和抛弃的东西了么。 所以我才说你大可以放心嘛,我坚持说,只因你是C,我这一生的爱,都给你了。 五 然而,我和C都忽略了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许多强横霸道的存在。 譬如恣意肆虐的龙卷风,摧枯拉朽的海啸,又譬如旷日持久的干旱,席卷生灵的地震,还有火山喷发,洪水,以及泥石流。 这些自然界的存在,都可以轻而易举地用一根尾指就将无数生命当成蝼蚁般碾成粉末。 还有一种可怕的存在并不产生于自然界,而是在人间肆无忌惮,它将人们情感的纽带硬生生地撕成两半。 它的名字叫疾病,或者说横空出世的绝症。 六 我跟C开过一个小玩笑。我那时很感触似的说,人的一生怎么这么短暂啊。C问我短吗,我说,还说不短,一生怎么够用来爱你啊。 让人意外的是,吝啬的上帝居然连一生也不给予我们。 这个世界的傻子真的太多了,他们妄想着自己掌握了自己的命运,高声叫嚣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灭我我灭天。他们并不知道,当年号称 就是上帝亲自来也弄不沉 的泰坦尼克号,上帝只用了一块喝水喝剩的冰就把它永远沉没在大西洋深深的海底,导致深爱着彼此的绅士爱德华和美女作家海伦最后只能阴阳永隔。他们并不知道,如果上帝要一个人永远消失在世界上,只需要在他身体里植入可怕的细菌或者病毒就可以了。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自以为是地宣称人定胜天时,上帝在他们头顶上的天空露出一张冷笑着嘲讽的脸。 上帝看上了C的美丽,想把她召到天堂服侍左右,于是C便患上了绝症,而我们都毫无反抗的能力。 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是玄幻小说里的主角,拥有挥手翻江抬脚倒海的逆天实力,那样我就可以冲上天堂把上帝拽出来狠狠地揍上一顿。可惜我只是个普通的男生,能做的就只有作为C的男朋友所能做的全部,默默陪在C的身边,不抛弃,不放弃。看着C的病情一天一天恶化着,那种感觉,就好像你站在无垠蔚蓝的大海前,用带泪的目光以及撕心裂肺的呼喊,还有无补于事的挥手,将载着你喜欢的人的那艘白色大船,一点一点送到遥不可及的海平面以下,迎着夕阳落叶季节般的光芒,那般悲伤,哀痛,悔恨,以及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在C进行过化疗之后,我指着手机屏幕上网友的祝福对她说,你看,那么多人的祝福,你怎么可以辜负。C似乎很用力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在苍白如纸的脸上,恍如一朵破碎的玻璃花。我可以辜负任何人而不会惭愧,除了妈妈和你,C轻轻说着,仿佛有潮湿的雾气将她的目光和声音温柔地笼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C的病越发严重,渐渐地,她的头发掉光了,只好戴上毛织帽,原本窈窕的身材开始变形,变得骨瘦如柴,她的眼神变得晦涩呆滞,声音沙哑而无力,时常挂在嘴边的迷人微笑许久之前就不见了踪影。昔日的美丽与生气像水渍蒸发般一点一点离她远去,仿佛繁华一时的楼兰最终坍塌在沙漠的夕阳中,慢慢被无限的风沙侵蚀得只剩断壁残垣。 C常常坐在医院的阳台晒太阳,静静地望着天空,一句话也不说,往往一坐就是整个下午,等到夕阳寸寸落下,她就会面无表情地掉眼泪,像下起细雨。她好像能够从落日上找到对应自己的未来。 再后来,C就开始不吃东西了,每次我三番四次要喂她时,她就会暴跳如雷,说我霸道,迫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我忍着心底的疼痛,努力保持着笑容继续劝她喝粥,最终她还是会把粥喝光,然后背对着我侧躺在病床上。其实我听得见她细细的啜泣。 有一次,C的母亲没带够钱来续交住院费,我把身上仅有的两千给她,她婉言拒绝我,我说,岳母你就收下吧,我已经把C当妻子了。然后我就看见她滚下两行清泪。C说她母亲很坚强,原来都是骗人的。 在医生用沉重严肃的语气告诉我C的生命大概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时,C的同学来看她了。我从医生的办公室回到病房时他们刚好离开。我想追上他们给他们红包以示吉利平安,没想到会在走廊的转角处听到不想听到的对话。 C以前的样子长得很不错的啊,现在呢,丑死了,女生的声音尖尖的,仿佛一根刺。然后一名男生满是嫌弃地说,看了她现在的样子,我今晚可能要做噩梦了,我们以后都别来看她了,看了也没用,人都快死了。其他人都应和着。 我转身离开。我没有怨恨他们,没有希望他们也患上和C一样的绝症,因为C那时的样子,别人嫌弃她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只是,我更加坚定了自己要陪在C身边直到她告别这个世界的那天的念头。我与C的爱情协定里有着一条,我要和你在一起,你不能随便说分离。我知道C现在需要我,即使她总是让我滚,让我离她远远的。她的想法我是明白的,我想正在读着我们的故事的你们也都明白。所以我对C说,就算整个世界都弃你而去,我也会是最后留下来陪你的那个人。 七 今天C在午睡的时候,天空一直阴沉得如同一张悲伤的脸,然后在下午两点时,哗啦哗啦地下起倾盆大雨,把城市浇得彻头彻尾湿透,像是把许多个游泳池同时摔碎在地。也许因为被雨水的声音吵着了,C忽然睁开眼睛,怔怔地望着窗外颠覆城市的大雨。随后她轻声说,我想起了你第一次打着雨伞在雨中等我的情景,那个时候雨水下得好大,风也大,雨是斜着撇过来的,你在车站等我回来,不知道等多久了,身上都被雨水打成了阴影,但你见到我下车居然还很开心地笑了,那时候你的样子有多可爱,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也许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爱上了下雨天。 C说着说着,难得地出现了久未露面的微笑。她偏过头凝视着我,那双大眼睛仿佛恢复了几分旧日的神采。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C好像特别艰难地从被子里伸出另一只手,用那如火柴一样干瘦得甚至有点硌人的手指,温柔地抹去我脸上不知何时流下的泪,一边抹一边说,在我被大雨困锁时,你打着伞在雨中等我;在我到天南地北任性时,你坚定地站在原地等我;在我枕着你臂膀睡觉时,你傻傻地忍着酸痛等我;在我患上不治之症时,你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地等我。每次都是你等我,来生就换成我吧,我会站在我们的老地方等待,等你像个春天的诗人翩翩而来,等你在樱花飘扬的浪漫季节里,再一次,爱上我。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凤凰山春游

等明艳梳妆打扮完换好有机玻璃纽扣西装,家里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九点。我跨起装有中午…

走进六月

在夏蝉的欢歌声中,在夏日醉人的晚风里,我们又一起走进了六月。走进了这个记忆着我们…

林家巷

林家巷 一次,我路过宜宾,因为转乘飞机需要在宜宾呆近5个小时,由于对这座城市不熟悉…

林家巷

林家巷 一次,我路过宜宾,因为转乘飞机需要在宜宾呆近5个小时,由于对这座城市不熟悉…

夏夜的迷茫

受不了暑热的我,来到渭水河道散步纳凉。咸阳湖美丽的南岸公园和自然的河道里,纳凉的…

爱情情故事

爱人去世,相爱的人…